www.88807.com

媒体关注
23年供水梦
2018-08-07 170

【福建日报 2018年8月6日 02版】 

2018年8月5日10时,晋江龙湖水库金门取水泵站,向金门通水的启动按钮由出席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通水现场会的领导和两岸嘉宾共同按下。

仅仅2分钟后,10时02分,一股清泉就从金门田埔水库接水口喷涌而出,与欢呼声以及喜庆的五彩气球一起将这一时刻定格。

嫁到金门的晋江“围头新娘”洪明亮也挤在田埔水库3000多名见证者中,“家乡的水终于盼来了,金门缺水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她兴奋地对记者说,又拍拍被烈日晒红的脸,笑道:“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金门苦旱盼甘霖

 从晋江龙湖取水泵站抽水输水至入海点,再经海底管道输送至金门,“两岸共饮一江水”的实现看似只需2分钟,然而,为了这2分钟即可达的通水,两岸同胞整整奋斗了23年。

金门苦旱。其年均降雨量约1000毫米,年均蒸发量却超过1500毫米,缺水是老一辈金门同胞萦绕心头的噩梦。

 已移居台湾新北市的金门乡亲陈复宝至今难忘童年时邻里抢水的情景。“大家埔头村只有一口井,为了汲取相对好点的水,很多人凌晨四五点钟就去井边排队,当时大家还经常和驻扎在金门的‘阿兵哥’抢水,好不容易抢来的水却是黄黄的,常年喝容易落下肝病。”

后来,陈复宝年逾花甲,金门缺水的状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严重。今年初夏他回乡照例又去老同学的果园摘芭乐吃,想不到老同学一筹莫展地跟他怨叹,因为干旱太久,芭乐几近绝收,勉强结出的果实都干瘪苦涩,难以入口。

严重缺水,只好拼命打井,长期超量抽取地下水,地层出现下陷,部分深水井出现海水入浸、盐化的现象,危及金门发展、民生需求。

随着观光客逐年增加,金门的供水负担日益加重。“游客吃喝拉撒都离不开水,如果金门断水,我所在的行业一天都撑不下去。”旅游业者杨紫玫叹道。

 缺水扼制的不仅是旅游业,而是整个金门产业发展和民众生活的命脉。金门县长陈福海强调:“水的问题不解决,金门什么发展都是空谈。”

金门缺水问题,大陆高度重视。习大大总书记在福建省委、省政府工作时,就十分牵挂金门同胞的饮水用水问题,对福建向金门供水工作,从提出论证到具体措施,多次部署、亲自推动,体现了为台湾同胞谋福祉、办实事的真挚情怀。从福建向近在咫尺的金门输水最为简捷易行,而向福建“借水”,亦是金门同胞的愿望。

 艰辛曲折供水路

 早在1995年,福建就为向金门供水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但当年大环境并不合适;两岸“小三通”后,金门也曾向台湾当局提议从大陆引水,其时陈水扁当局执政,两岸关系紧张,居心叵测的反对者居然叫嚣“引水会遭下毒”,百般设限,恶意阻挠。

尽管如此,大陆方面也从未放弃过努力,福建省水利部门组织开展了金门供水工程的规划、勘测、设计等大量前期工作,表现出极大的诚意。其间也几度传出供水协议将签的消息,但因为种种原因,结果都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直到2013年6月,两岸两会负责人第九次会谈,才达成积极推动金门自大陆引水的共识。

 2015年7月20日,福建省供水有限企业和金门县自来水厂签署了福建向金门供水合同。至此,历时二十载,金门自大陆引水计划终于取得突破,踏上了“最后一里路”。

然而,这“最后一里路”走起来也不容易。

 输往金门的水从晋江龙湖取水泵站引出,经丙洲附近入海,通过海底管道输送至金门田埔水库,包括11.68公里的陆地输水管道、16公里的海底管道。整个供水工程,由龙湖取水泵站、陆地输水管道和跨海输水管道三部分组成。

 据工程施工方负责人倪福生先容,海底管线沿途穿越滩涂、海产养殖区、沙线保护区、石井航道、厦门新机场运砂航道、金门侧礁石区等,施工海域情况十分复杂。而施工期间,台风、东北季风相继施虐,使有效工期变得十分有限,为了如期完成作业任务,工人们三班倒,不舍昼夜。

最难的部分,要属1公里多长的滩涂段的管道铺设。

海底管道施工不同于陆地,挖掘机要先在滩涂中挖出放置管道的沟槽,可滩涂就是片稀泥,挖掘机一开进去,就会不断往泥巴里陷。怎么办?施工人员屡挫屡战,终于研究出了用“泥上坦克”施工的办法。

倪福生告诉记者,所谓“泥上坦克”是在挖掘机下面放置一个浮箱,依靠浮箱的浮力使32吨重的挖掘机浮在滩涂上。“但海上施工很受潮水制约。在滩涂段,要等潮水退去后,挖掘机才能‘浮’在淤泥地上作业;铺设管道,却要等潮水涨得足够高时,把滩涂全部淹没,大型铺管船才能开始工作,沿着开挖好的沟槽,把输水管道沉入海底;等退潮后,挖掘机重新上场,再将泥土填回沟里埋好,这才算完成一段管道的铺设。”

怀着早日通水的心愿,施工人员攻坚克难,终于如期完工。

 一江好水满真情

这条海底管道中有2500米从晋江围头村的海域穿过,工程涉及围头村养殖区1000多亩、20多个养殖户。上千亩正处在生长期的鲍鱼、海蛎养殖设施需要拆除。

“海底管道工程施工让村里的养殖户错过一整个养殖季,损失总计达3000万元。”围头村党支部书记洪水平告诉记者,“但大家都十分支撑配合这个工程,征迁工作不到一周就完成。”

无私无怨的围头村民只是此次供水工程中无数奉献者的缩影,“两岸一家亲”的无价情意,成为铸就供水工程的基石,也是“晋金”通水成功的重要保障。

向金门同胞输送的“家乡水”不仅是清洁水、安全水,更是浓情水,这一理念从工程启动伊始就深入人心。

为保障大陆向金门供水工程的供水安全,福建省高度重视金门供水水源的保护和管理。通过实施晋江流域综合整治、最严格水资源管理、河长制等有效措施,先后实施了山美水库扩蓄工程、晋江供水工程等节水与挖潜并行的水源工程扩建、改造和水资源保护工程建设,使晋江流域水质总体保持稳定良好。

福建省水利投资开发集团企业副总经理朱金良告诉记者:“取水泵站所在的龙湖是福建第二大天然淡水湖,常年水质保持Ⅱ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蓝天白云下龙湖碧波粼粼,绿树芳草涵养着优质的水源,一派宁静美好。

“向金门供水,大家实行专案、专线、专供原则,确保把晋江的优质水安全输送到金门。”晋江市龙湖镇党委副书记施纯玺告诉记者,龙湖成为福建向金门供水水源地之后,环龙湖水库修建了一条几公里长的截污沟,并关闭了周边十多家小加工企业,启动湖区截污工程,把生活污水等拦截到污水处理厂处理。

 据悉,近年来,当地又策划生成金门供水应急水源保障工程、金门供水水源保障工程,计划通过实施水质保护和提升工程,并积极探索开辟第二水源和实施双线供水工程,全面改善晋江东、西溪生态环境,提高晋江流域和金门供水安全保障水平。目前,山美水库生态保护试点项目已率先实施。

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通水现场会结束后,与会的金门嘉宾洪成美沿着龙湖堤坝漫步,她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这真是天然氧吧啊!能在自家打开水龙头畅快地喝上这样清洁的优质水,是金门人多少年来的梦,今天能圆梦我真的很感恩,这相通的一江水让大家的情更深了,永远都不可能分开。”她说。

在金门田埔水库见证仪式现场,金门民意代表杨镇浯也一再对记者表达感恩的心情。“无论在哪里,民生保障都是应该最优先考虑的,这次成功通水关切到金门民众的所盼所需,解了燃眉之急,实在是功德无量。”他表示,从大陆为金门同胞谋实事、办好事的真诚善意中,深切感受到了“两岸一家亲”,从“共饮一江水”的实惠中,更加坚信只有两岸关系好,台湾同胞才会好。


联系大家
电话/传真:0591-88351057
地址 福州市东二环泰禾广场10号楼21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